過往的蘭陽平原每到豐收之際,稻浪波波襲來,綠海閃閃,無不令生活在 這塊土地上的人們視為珍寶。環顧現在平原上的農田,已經被一盒盒硬體建築 加蓋其中,地景隨著時序更迭,我們的農田變成農舍,農舍成為民宿,民宿來 了客人,客人帶給我們改變。

 

雪山隧道打通了畚箕地形的往來流通,原本與海為鄰的三角地帶,現在一

 

小時生活圈的人海,構築成蘭陽平原不同的面貌,我們的青山綠水仍在,但育 孕我們的耕地似乎隨著時間的綿延,正急遽的被水泥覆蓋。

有沒有一種可能,我們可以在各種經濟發展的選項中,找到保留耕作用地, 又能引來客人參與我們的生活,讓主客盡歡,留下來的是友善的痕跡,而非剝 奪耕作面積的強行暫用。

我們期望,在老農凋零老化前,可以接續農耕的智慧;在農地改建農舍前, 能找到比地價與地產更重要的農田價值;在還有很多創意城市應有的能量中, 在我們這一代好好的把耕地保護著,留下綠色的稻海,讓一望無際的視野,不 要再有阻隔。

「耕地保護」!讓宜蘭人省思,在這塊土地上生活應採取的行動力,積極 的尋找耕地大於農舍、民宿、硬體建物的社會氛圍,104 年宜蘭縣耕地保護年 的口號,是一種覺醒,也是宜蘭邁向永續之路的思維。

Back to top